【天刀同人/太白x天香】念念不忘

亲亲我的天香小姐姐(っ╹◡╹)ノ❀

小蛮:

存个文。写给我可爱的小太白。



【念念不忘】

秦川的大雪,一望无边的白,刺的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我哈出几口热气,双手反复相搓,脚踩在冰冷的雪地里,步履维艰。山路崎岖,险些被滑落的碎石砸中,万分仔细才能继续前行。
我孤身一人,从天香谷不辞千里来到这大雪纷飞的秦川,只为了见一个人。

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浑身是伤,背上还背着一位比他伤得还要重的男人。他走的很慢,面色苍白,紧咬着牙关,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。
“求你,救他。”
我看着他投向我以万分乞求的目光,他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又坚定无比。
来历不明者,不救。我本想这样回答,但这个人身上我没有感受到一点让人厌恶的气息。
我带着他们去找师姐,师姐是个很好的人,在她眼里只有病人与普通人之分。师姐将那人背上还剩一口气的男人安置好,看了看我和我旁边这位少侠。
“馨言,你去隔壁帮他上些药再让他休息。这里交给我就行了。”末了还告诉少侠不用担心,她会救他的朋友。
他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了不少,抱拳向师姐表示感谢。
我带着他去隔壁的房间,找了些草药。他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,嘴唇有些干裂,少有血色。我让他把衣服脱了,他一时愣住,脸色竟有些泛红,支支吾吾的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“这……”
我看着倒也好笑,这个人脸皮居然这样薄?
“你不脱,要我帮你吗?”
我放下药瓶,伸手就要去拽他衣服。他被我这样的举动惊吓到,连连后退。
“我…我自己来就好。”他坐在床边垂下头,不敢正视我,缓慢的将衣服解开,露出的里衣已被血液染红,大面积的暗红色和腰间各处的伤痕让我倒吸一口凉气。这是怎样的毅力?足够他背着另一个人坚持到现在?
内衬与伤口黏在了一起,他未顾疼痛直接将二者分离,我的一声慢点还没喊出,他的伤口又渗出血来。
我下意识的就去将止血的草药敷上,他吃痛的喘息出声。我连忙放慢了动作,小心翼翼的处理伤势。期间他没有说什么,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滚落。
最后一根布带绑好时,我正要抬头看他,却被一股强劲压的快要倒下。我连忙站起来抱住他,他的双眸紧闭,呼吸沉重。
“少侠?”
我唤了他几声却都没有回应,应该是晕过去了。我努力的让他平躺在床上,生怕再次触碰到那些伤口。
这个人真傻,自己都受了这样的重伤,还要再带上一个人才来求助。

直到那天夜里,他才醒来,这时我正好端着师姐熬好的粥进来。
“我师弟他怎么样了?”这是他醒来的第一句话,神色慌乱,眉头紧蹙。
“已经没事了,不过还在休息,明天就会醒来。”我将粥和小菜放在桌上,坐在桌边,“你先吃点,一会儿我帮你换药。”
他坐了下来,盯着眼前的食物,却久久没有开动。
“已经不烫了,……难道是不合胃口?你可以尝尝看,师姐做的可好吃了。”我看他在发呆,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。
他摇了摇头,眼底萦绕着一种我看不懂的情绪,像是黑夜里迷路的人找到了些许光亮。
“谢谢。”
他向我道谢后才开动,如视珍宝般的吃着眼前的东西。他肯定是饿了的,但却不像我以前见过的人一样狼吞虎咽。

他吃饭的时候不说话,吃完了不说话,就连我这次换药的时候也不说话。四周安静的只剩下我动作发出的声音,烛火在无声的角落摇曳着,照在他此时柔和的脸庞上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我这么问他,只是想打破这样的寂静。
“李唁。”
“大雁的雁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是什么?”
“吊唁的唁。”
气氛又一度沉默。
“我不喜欢你这个名字,有些晦气。”
他听后只是苦笑着抿了抿唇角,但一瞬间又消失了。
“我出生的时候,娘难产而死。我懂事不久,爹患病而死。村里人觉得是我克死了爹娘,害怕自己也被克死,就将我赶出了村子。”
我听后心一紧,闷的难受。
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我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。他朝着我微笑了一下,就好像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一样。这样一来,我更难过了。
“后来,我被出行游历的师兄师姐们带回了秦川,拜入了太白。只是我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,经常被同门弟子排挤,只有师弟一直如亲人般待我…可…我却害他身受如此重伤…”
他的双拳紧握,身子微微颤抖,脸上写满了自责,眼眶红红的。
这样的人,我第一次见。
孤单,却又顽强。世人不怜他,他却怜世人。白衣胜雪,沾染不到一丝尘世的污秽。

“你轻功好吗?”
“…嗯?”
意图将他从悲伤中唤回,先得让他转移注意力。
“我想去对面那座山上看天香谷的花海。可是我轻功不好,每次去那都会磕到绊到,师姐们就不许我再去爬了。”
花海真的很美,站在高处看的感觉肯定要更好些。
“这不难,我可以带你过去。”
听闻我一阵欣喜,连忙点点头,转念又想到可能会触及他的伤势,旋即又将头低下。
“要不…还是过几日吧…”
“无碍。”
我有些担心,但下一秒就被他抱起,从屋内来到屋外。他双脚点地,轻盈的就跳了起来,借着山间的石头逐步而上。
他的身上带着些许的药味,有些苦涩但不让人反感。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,似是能将我们二人包裹起来。

到达山顶,他将我放下,山间的风吹在脸上凉凉的,我一瞬间有些依恋他身上的温度,还有那清雅的香气。
“这里真的很漂亮。”
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在我身上,而是抛向了山下的花海。清风拂过,明月相照,还未沉睡的花儿摇曳着,化为这夜里最美的主角。
他看花看的出神,我看他看得出神。
“任世间人生浮动,不知与谁同。”
他的语气里带着无奈与落寞,深邃的眼眸里全是清冷的月光。
原来你也是害怕寂寞的。
“与我同。”
我下意识的接上,他听后先是一阵惊,后又看向了我,那双眼睛里的清冷全化为了流转的波光。
“真好看。”
我夸赞着,他以为是夸景,也顺着应和点头。
而我只是在夸他,这张脸虽远不及那些常来讨师姐欢心的世家公子俊美,但我却感受到了这份独属于他的温暖。
我曾听红着脸的师姐吟唱过一首诗词,那时的我不明白,现在却有些懂了。
李唁摸了摸我的头发,笑着同我坐下。
那首词唱的是,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
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与他的师弟身体渐渐好转,酷暑难耐的夏日终是过去了,迎来的是凉风习习的素秋。
无聊的时候,我会找他玩,给他弹琴。他会很认真的听,每每看到他这副模样,我都会不小心弹错了音。
“馨言,又错了。”
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,朝他做了个鬼脸。
每当这时他都会被我逗笑,然后抬手揉揉我的头发。我多么希望万物皆能停在此刻,但我知道,他终将是要回去的。
我曾问他秦川是什么样子的。
他说,秦川四季如冬,常年下着皑皑白雪,寒风刺骨,冷的让人忘却一切。
他还说,如果可以,让我一辈子都不要离开天香谷,他不想我去体验这世态炎凉,人心险恶。
我摇了摇头,告诉他我想快点长大,当一个像他一样可以四处奔波游历的大侠。
“当大侠很好吗?我不这样认为。”他这样回复我。
“很好啊,这样就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了。”
许是他的眼里有旭日东升,有杨柳堆烟,有残雨笼晴,有胜过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。


我不想他走,但这一日终是来临了。
那天风和日丽,万物皆静。
他跟他师弟向天香谷的众人一一道谢,我紧紧地拽着他雪白的衣角,热泪盈眶,他蹲下来摸着我的头发,眼眶也有些湿润。
“我会很快长大,也会很快变强。”
我的鼻子酸酸的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如平日里一样。
“所以你等等我,我马上就会来找你。”
“好。”
他只说了一个字,我却再也忍不住了,眼泪从我脸上滑落,我扑到他的怀里,放声大哭起来,他搂着我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
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我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天香的两种心法。师父夸我聪慧,仅是两年就达到了普通弟子无法达到的地步。
掌门也准许了我下山游历,那天我片刻也没有停留,匆匆收拾路途要带上的东西。
师姐担心我,问我这么出谷是不是因为两年前那名叫做李唁的太白弟子。
“馨言,你不明白这世人心,也许他早就将你忘记了。况且…这江湖险恶…你还是…”
我打断了她的话,在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,我知道师姐对我最好,我也会报答她的好,从小我就听她的,但这一次,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有句话这样说的。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
我从天香谷穿过了江南,再从江南穿过了荆湖,最后来到了他所在的秦川。
这一路上,我惩治了恃强凌弱的恶霸,也救助了弱小的平民。这样一来,我倒也变得像他了。

秦川的风雪呼啸着,我险些被吹倒,幸得路过的车夫相助,我才得以平安到达雪山之巅。

一点剑意千川渺,两袖白云万仞遥。
太白所在之地,万仞环绕,飞絮飘舞。没有天香谷的小桥流水,亭台竹榭,唯有漫天的雪花潇洒飘逸。

我四处打听他的消息,听闻他此刻正在后山练剑,正欲前往,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,看到了他的身影。
雪从枝头落下,覆在了他的头上,肩上。轻轻的,再从他的衣角悄然滑落。
他喘着气,可能是练剑累了,又有可能是刚跑来这里的原因。
此时此刻,相聚别离,都是刚刚好。
我站在原地迟迟未动,他向我走来,就像每日梦里那样的情景,我忽然分不清现实与虚幻。
我的肩上突然一沉,他的外衣覆盖在我身上,将我裹的紧紧的。
我被他抱起,看他眼里落入的全是我的身影。霎那间,我不再觉得寒冷,身子往他怀里再缩了缩,因为我贪恋这样的温度。

“你看,我来了呀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说过要来陪你的,要一直陪在你身边,少一天,少一个时辰,一眨眼都不行。”
“嗯。”
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,有些湿漉漉的。
我想,可能是这漫天的飞雪,都被此情此景所融化了吧。



评论
热度(5)
  1. 对酒当鸽咕咕咕小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亲亲我的天香小姐姐(っ╹◡╹)ノ❀

© 对酒当鸽咕咕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