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太白x天香】追魂

※太白第一人称,基本为私设
※此文是写给我的绑奶小姐姐哒,我爱她(●・◡・●)ノ♥
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秦川的雪下了很久。
我独自站在山巅上,落雪覆了我肩膀厚厚一层,我却一点冷也感觉不到。
我在找一个人。
那是一个,可以融化冰雪的,温柔的姑娘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“你还是不愿喝下孟婆汤吗?”那个声音如此问我道。
我沉默地跪着,一言不发。
“她这一世根本与你不曾相识。”
我张了张口,声音沙哑:“我答应过她,每一世……我都会找到她。”
“哪一世的约定,谁又还记得?”那人仿佛对我的固执感到愚蠢,“你一个人在这苦苦挣扎,她却连你的名字也不曾知晓,何苦?”
“我记得。”我应道,“所以我会兑现。”
我记得她仍站在竹林之中,斜撑着伞,眉眼微弯地看着我。
我张口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她在竹林中站了很久很久,慢慢的,她垂下细细的眉毛,眼中的光越来越黯,最后滚落出透明的眼泪。
别哭。
我心口一痛,连忙上前去想为她拭去泪水,手却生生穿过了她。
我仿佛听到了将死那刻的风声,我狼狈地跪在黄土之上,万箭穿心。
原来,我早就死了。
她的约定,我赶不上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我与她相遇于何时何地呢?那已是太久太远的事了。
她一袭淡粉裙衫,站在花丛当中,却比百花更引人注目。
许是我在原地干杵着太久了,她注意到我,向我走来,她的步伐轻盈,如同一只翩翩的蝶,自花中朝我走近,也彻底走进我的心中。
那实在是一个太温柔的姑娘,她邀请我在亭子中坐下,替我斟了茶。
东越的风光比秦川温暖得多,不仅是景,还有人。
我自秦川披上的那层寒凉的风雪气息,似乎被她温柔的善意尽数抹去。
当一个人自冰雪中触碰到熠熠的火,他很快便会贪恋这样的温暖。
我恋慕她,这个春水般温柔的女子点亮了我生命中的一缕光。
我本是孤身一人,遇见她,让我有了为之赴汤蹈火的执念。
我不断精进我的剑法,只为了能够变得更强,能够强到足够保护她,保护她独一无二的那份温柔。
命中注定的,我们心照不宣地成了彼此的爱人。
“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?”
在一个月夜,她站在窗前问我。
我微微一笑,走过去:“若是你,千万件事我也应。”
她眉眼微弯,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暖意:“我想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,无论是分别了多久。”
我一怔:“你……”
她凝视着我:“男儿志在四方,我知道江湖上总有你想要去做的事,你大可毫无顾虑地去做你想做的事,事毕之后,回到此处,我便在此处候着你。”
“我答应你,”我伸出双臂搂住她,她安静地依偎在我怀里,“无论我离开了多久,去了多远的地方,我都会回来,回到此处。”
那日过后,我离开了东越。
我只身一人去了燕云,去了巴蜀,去了云滇,去了徐海,其间无数次陷入困境,凭借着思念她的那份执念,我都能最终脱离险境。
我手上执剑而生的茧越来越厚,身前背后的伤痕也越来越多,每次回到东越见到她,她只是贴心地为我置办好一切,多一字也不会再问。
直到烟火在某个夜晚的空中猛地炸开。
那是信号弹。
我必须走了。
那次她难得地挽留了我,昏暗的烛火中,她的眼中似有水色涌动:“这一次,你能够不走么?”
我闭上眼睛轻轻地吸了一口气,叹息般低声回答:“……不能。”
江湖大乱,正是各路八荒弟子挺身而出的时候,我又怎能只身而退?
她红着眼睛将我的剑捧到我面前,我接过剑,她突然紧紧抱住了我。
“答应我,这一次也要……平安归来……”
我心一痛,将她圈在怀中:“我……”
“你答应过我,无论分别多久,都会回来。”
“对……”我深吸一口气,“我答应你,待一切结束,风烟皆静,我一定会回来……你能在这里等我吗?”
她抬起头,吻上我的唇角。
滚烫的泪水也沾湿了我的脸。
时间不允许我再贪恋这种温暖,我在那个晚上离开了东越奔赴我该去的地方,我本以为这一次我只是离开得比往日都要更久一些,却没想到,这次分离,竟真成了兑现不得的永别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我在混战中受万箭加身,终究没能走出那片充满杀气与血腥之地。
我死死握着剑,一遍遍尝试着再度站起,却又一次次摔入黄土之中,鼻腔里充斥着干涸或仍温热的血液的味道,我的喉咙里一片腥甜,甜到发苦。
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一步步回到东越,我远远便看到她站在竹林前方,撑着伞静默立着。
她为什么在哭?我已经回来了,我不就站在她面前吗?
别哭。
我伸出手,手指却生生穿透了她。
她的眼泪穿过我的手,跌落尘土之中。
我失约了,我已经回不来了。
我被阴差押送轮回,目之所及只有她一个人仍在竹林中站着,面容苍白,泪流满面。
我想叫她的名字,喉咙里却只涌出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
秦川那寒凉的风雪气息,似乎又将我再度包裹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
我拒绝喝下忘却一切的孟婆汤,阴差见我执念,便也为我开了这个特例,我抱着有过的所有记忆进入轮回,开始在新的一世里寻找她。
我找遍了八荒,找遍了四海,却次次阴差阳错与她擦肩而过。
阴阳两隔似乎不知不觉间成了我和她的命运,为惩罚我不肯喝下孟婆汤的举动,每轮回一世,我的寿命都会比上一世更少一些,所以每轮回一世,我都比上一世更要急切。
我们总是错过彼此。
有时是她先我一步离去,更多时候则是我撑不过寻到她的那天。
每一次我在秦川的风雪中醒来,都会自然而然的想念起东越的温暖,想念那里发生过的我和她的一切。
世界之大,能寻得一个真心人本就三生有幸。
可惜想要维持着这份幸运,我和她都失去了太多太多。
而我的时间越来越短暂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我疯狂地寻找她,在无数个我曾到过的地方,在无数个她曾憧憬过的地方,我咽下一口气,将手中的剑握紧。
那个声音始终在提醒我:“你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?多少个轮回了,她早就不记得了,她本就不曾识得你……”
“是我欠她的,”我仿佛能尝到自喉底涌上的腥甜味,四肢百骸则如同被箭雨钉上那般的疼,“我欠她一个兑现。”
我喃喃道:“我已经让她等太久了,太久了……”
那个声音在久久沉默后再度响起:“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愚昧之人?”
“若是因她痴愚……”我低低地笑,“我愿意。”
“……”
“劝了我多少个轮回了,明知道我不可能放弃,这不也是一种痴愚吗?”
“我和你岂可相提并论?”
“世间事,本就没有过多的理由。”
“……”那个声音说道,“罢了,我听说,开封的夜景很美。”
我一怔。
“过几日便是人间的七夕了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吧?”
我喉头一热:“……多谢。”
再没有声音回答我。
    
     
我马不停蹄地向开封赶去,到达那日,正是七夕。
长街上喧闹异常,灯火通明,行人们三三两两走着,有说有笑。
人群中,只有一个人独自行走在长街中央。
我心脏中仅存的那点温热被迅速唤醒,经历过无数轮回的那点火花疯狂扩散,燃烧了我整个魂魄。
“姑娘。”
我伸出手去,却停在了半空。
她脚步一顿,转过身来。
那个眉眼依然如千百回记忆中鲜明动人。
我感觉我的喉头仿佛正拥堵着,以至于我一开口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她困惑地看着我,似是不明白我为何将她叫住。
每个轮回的身影在我眼前重叠着,从燕云的黄沙,到襄州的重云,从东越的花海,到秦川的飞雪,她始终站在那里,浅浅地扬起一个笑容。
我在那一瞬间,竟听到了我已死心脏的跳动。
“不知在下是否有幸结识姑娘?”
在反复的轮回以后,我终于找到了你。

评论
热度(3)
  1. 小蛮对酒当鸽咕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对酒当鸽咕咕咕 | Powered by LOFTER